西瓜xxx

cp不可逆,文笔超级超级烂,感谢看我文的小可爱们///(开学了诶)

假如frisk是个(伪)天然

男杉男福!注意!避雷!
ooc,私设人类和怪物本来就在地上。糖。

  ‘还有几个文件处理完就可以下班了,明天还好是假日。’想到这里,正在工作的frisk伸了个懒腰,拿起手机熟练的定了个外卖,才继续手头的工作。
  每当frisk加班到很晚的时候,都会定个外卖,太晚了自己也懒得下厨。外卖是家附近一家面店的,这家面店是由一对骷髅兄弟经营,虽说是面店,但是也有卖其它的东西,比如说一份热腾腾的炒饭。

  面店离家里很近,因为定了很多次的原因,对方很好的掌握了时间,在frisk刚刚到家的时候就送过来了。
  “sans?怎么只有你一个?papyrus呢?”frisk一边问着一边转过身给sans倒了杯水。
  “papy他和undyne约好了明天要训练,所以今天睡的很早。”sans接过水杯,摩擦着杯口,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  “你们提早关门了吗?那我这份……”还没等frisk说完,sans便打断了frisk“没关系的!papy今天睡的早,我闲着也是无聊,你毕竟是我们的老朋友了。”
  “那也谢谢你了sans。”frisk的嘴角翘起一个弧度,“既然你回去也是无聊,明天papyrus不在你也不会一个人开店,那我这里新入手了几款游戏,来玩个通宵吧?”
  sans听后,略微慌乱的答应了,frisk过去翻出了几个游戏光盘,一边递给sans一边说道“我刚下班回来,你先玩,我洗个澡然后吃饭。”
  “洗、洗澡?!”面前的骷髅脸色爆蓝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。
  “嗯?怎么了?”frisk歪着头,充满决心的脸上稍微填了些疑惑。
  “没事!”sans使劲摇着头,抱着光盘就走到了电视前,连上手柄。

  sans以前也和papyrus来frsk家玩过,所以对房间的布局还算熟悉,很清楚卫生间和浴室是连着的。如果自己对friak说要上厕所的话,以他的天然程度,恐怕会一丝不挂的放自己进去……想什么呢sans!你不能这样!那个孩子对你可是没有防心的,别让他失望。
  可是sans的脸还是蓝蓝的,甚至有越来越蓝的倾向,手虽然握着手柄,但是心思却明显不在游戏上面。不一会,feisk便围着浴巾,头发半湿着走出了浴室。

  “sans你这么菜的吗?居然第一关都没过。”
  身边满是frisk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,轻轻爽爽的,特别好闻,好闻到…sans有些醉在里面了,甚至没听清frisk在说什么。
  “sans?”frisk叫了一声sans,“你怎么了吗?怎么脸这么蓝?”
  “没什么,你不是要吃饭吗?去吃饭吧,我熟悉一下这个游戏的操作,没事的。”sans蓝着脸,慌乱的催道。
  “你这么一说我突然饿了。”frisk捂着肚子,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食盒,拿起勺子就开吃了起来。

  sans虽然努力的想要把视线集中在游戏上,可是他失败了。他总是控制不住的去关注frisk,观察他头发上的水是如何滴到身上,又是如何顺着胸膛滑到浴巾里。观察他是怎么把食物送到口中的,frisk这个人就像是sans的瘾,让他疯狂的渴求却也戒不掉他。
  frisk像是察觉到了sans的目光,抬起头,理所当然的和sans的视线撞在了一起。
  sans现在是转头也不是,继续看着也不是,想说个双关笑话来缓解下这该死的尴尬气氛,但是自己这空空的骷髅脑袋实在是想不出来什么。
  frisk这个时候却开口了“sans你是不是饿了?晚上你还没吃饭呢吧?要来一口吗?”
  frisk举着勺子,天然的看着他,这幅场景让sans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由得有些食指大动。
  这个勺子被frisk用过,天呐!他对谁都这么没有防备的吗?居然就这么赤裸着上半身邀请一个暗恋他的男人?如果换做一个人早就扑上去了吧?
  “不了,我不饿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  sans逃一样的窜到了洗手间,转身把门划上,靠着门叹了口气。
  如果再这样下去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了……
  在门口靠着,过了许久之后感觉脸上的热度消退了,便转身出了洗手间。

  frisk已经吃完了,正在收拾残局,听见身后的动静,转身笑道“我还不知道骷髅可以上厕所,我一会换件衣服,也不能围着浴巾和你打个通宵啊。”
  其实围着浴巾也没关系的其实。

  目送frisk回到房间,sans不知不觉就盯着房门发了好长时间的呆,想着一些事情,越想脸越蓝,直到frisk从房间里出来才猛然惊醒。
  “我换好了,那咱们开始吧?”
  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,看着frisk在自己身边坐下,握着手柄,转过头来和自己说话,唇瓣一开一合,吐出的声音也是十分好听的。
  “……怎么样?”
  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,等到答应完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:“就这样单打也没什么意思,还不如赌点什么,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件事怎么样?”
  突然有点不安呢……但是如果赢了那不就可以让他答应我了?但是如果他生气把我赶走怎么办…我还是输给他吧。

  一把过去,在sans不着痕迹的放水下,frisk理所当然的赢了。
  “我居然这么快就赢了?sans经常宅着应该比我厉害很多啊。”frisk有些不敢置信,但更多的是兴奋。
  “那按照咱们之前约好的,你打算让我做什么呢?”
  “亲我一下……”
  “什、什么?!”sans通蓝着脸,诧异的问着,几度以为自己是听错了,这一切都是自己喜欢frisk导致的幻想。
  “你不能反悔!咱们约好了的,输的人要答应赢的人一件事的!”friak红着脸有些紧张的大声说着,生怕对方反悔一样的。

  幸福来的太突然,砸的sana有些措手不及。平复心情,扶着frisk的肩膀,脸慢慢的凑近了frisk,齿碰到了人类的唇。本想着亲完就离开,没想到frisk保持着常年不变的决心脸伸出舌头舔了下sans的齿。
  sans的眼窝黑了下去,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把frisk推倒在地板上,伸出舌头闯入frisk的嘴唇,撬开frisk的牙关,疯狂的扫荡着嘴里的液体,有些被这么一搅,顺着嘴角滑了下去,离开frisk的唇的时候,自己蓝色的舌头甚至牵出了一段银丝,随着距离的拉远而断开。
  而身下的人类,双眼迷离,红着脸,双手半推半就的抵在自己的肋骨上,这副场景实在是让骨把持不住。
  【然后他们疯狂的……】

  【会有后续……如果我写的出来的话。哇转折的特别生硬好气哦QAQ】

梦【sf】【刀】

自以为是虐_(:з」∠)_
cp:sans x frisk
严重ooc!
看名字就知道剧情系列。
写坏了请指出来,看在我还算可爱的份上请不要骂我QvQ

  frisk双手绞着衣角,扭捏的看向面前一脸不在状况的骷髅。
  “那个……sans,我…”
  明明事先练习很多遍了的!再勇敢一点,说出来frisk!
  “我xi-谢谢你之前保护我…”心中的话在舌尖婉转千回终还是变了调。纵使心有不甘,但还是知道:自己这白…是表不了了。
  明明无论在什么时候,自己都会保持决心迎难而上的,怎么面对sans就、就…
  “kid,你叫我出来只是为了这件事吗?真是让骨失望啊。”面前的骷髅眯着眼睛挠了挠脸颊,缓缓向她走来“我还以为是这件事呢啊。”
  “!!!”frisk睁大了金色的眼睛,通红着脸,上面写满了不敢置信。
  sans的齿离开了frisk的唇,脸颊微蓝却装作淡然的牵起了frisk的手。
  “kid,做好和一只冰冷坚硬的骷髅一起踏进棺材的准备了吗?”
  sans也不知从何处拿来了一枚指环,上面刻有SANS这几个字母。轻轻的套在了frisk的手指上,随即,一个吻落在了戒指上。
  “别把它摘下来,嗯?”
  “s…sans!”frisk简直激动到说不出话来,握着自己手的骨头确实是冰冷坚硬,但是他的灵魂也是有温度的啊。
  “嘘!”sans竖起一根骨指放到齿前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你把自己交给我就好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→
  神圣的殿堂里,神父庄严的声音响起。在这个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,面前的这对新人既是紧张又是兴奋的交换着誓言,交换了戒指,甚至交换了心。
  婚礼上,大家纷纷给这对甜蜜的新人送上祝福,但是…也有例外。
  “嗨!你个该死的垃圾袋,如果你对frisk做了什么低级或者不可饶恕的事情的话,我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!”chara张大自己的双眼,瞳孔缩到了极致,一脸扭曲的威胁着面前微笑着的骷髅。
  “她是我的新娘,我对她做一些低级的事不是很正常?”骷髅眯起一只眼睛,调笑着回道。
  而一旁的frisk听这话不禁红了脸颊,不等她做出反应,她心爱的骷髅便接着说了起来。
  “她既然把自己托付给我,我自然是会保护好她的。”
  frisk忍不住低头,甜蜜的笑了起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→
  睁开了眼睛,frisk呆呆的望着天花板,许久,才掀开被子起床收拾准备上班。
  “不知道地下的那些怪物们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
(脑袋特别空,然后找朋友商量出来的梗,所以我写的蛮牵强的,转折的特别生硬,白话也特别多【明明是自己文笔的问题】请拜托凑合着看吧_(:з」∠)_在这感谢一下心纸,帮我修文(´,,•ω•,,`))

扁鹊黑起来也是很可怕的

病娇注意!!
虐注意!!
崩注意!!
写坏了可以指出来但是千万别骂我拜托QVQ
超喜欢扁鹊所以写了男神x我_(:з」∠)_

  扁鹊的手里捏着一瓶药,笑里全是藏不住的悲伤,“玩个游戏吧。你喝下这两瓶药中的一瓶,我喝下另一瓶,我死了,你可以走出这间牢笼一样的房子。你死了,你的尸体就会烂在这里,就连灵魂也会禁锢在此地,永远也别想逃离我。”
  我看着这两瓶药,心中止不住的激动。

  自从我对好友 扁鹊 说出我有了挚爱的那一刻,他就把我禁锢在这里,一间黑漆漆的屋子。我从一开始的愤怒挣扎到现在的绝望无助,我每日每夜的祈求着我的挚爱会出现,救我出去这可怕的地方,慢慢的,我对这个睁眼闭眼都是黑的日子已经绝望了,我不吃也不喝,一天比一天虚弱。他却诡异的看着我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 “看啊,他保护不了你的啊。”
  “明明是我先认识你的,我在你身边的这么多天算什么?!”
  “守护了很久的宝物被别人悄悄偷走了呵。”

  也许是我无声的抗议起了些许的效果吧,也许是他腻了这种自说自话的日子,再也许…他也绝望了。

  看着眼前的瓶子,我已经空洞了的心不由得升起了曙光,只要选中一个,自己就可以解脱,想到自己的挚爱,我暗暗祈祷自己的运气可以稍微好一些,经管我以前不信什么神,但起码现在,我一定是神最忠实最虔诚的信徒。
  我颤抖着手,拿起其中的一个瓶子,拧开瓶盖,把药全都倒进了嘴里。
  他看着我,叹了口气,把另一个瓶子里的药喝了下去。
  “听我说完最后几句话吧…”他闭上了眼睛,由着自己躺到了床上。“你选中了无毒的那个,我这时候应该恭喜你?”说完,自嘲的笑了笑。
  “其实,如果是你选中了毒,我就会拿出解药,我怎么舍得你死呢。”
  “这算是给咱们两个的一次机会吧…你选错了,我会禁锢你一辈子,你选对了,我会死在这个不知名的地方,你接着翻出我身上的钥匙来打开你那该死的镣铐,然后找你那已经另寻了新欢的挚爱”他的声音听起来奄奄一息。
  “呵,咱们两个谁都不得好。”说完,他闭上了眼睛,呼吸声渐渐的消失了。
  而我,震惊在他的言语里。我的挚爱,对我说这辈子除了我谁都不要的那个男人,他另寻新欢?不!我不信!扁鹊一定是骗我的!但那些话我信了几分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  我颤抖着手,从他的身上翻出了钥匙,解开了这个让我恨到骨子里的镣铐,踉踉跄跄的推开了房门。而那个可怜的神医?和我有什么关系。

  “亲爱的,来玩个游戏吧。”我看着眼前的挚爱,扭曲的笑意从我脸上展现,不同的是,我手上两瓶,都是毒。

  【人人都是行尸走肉】

如果frisk是个招狼体质

第一次发文有点紧张…
突发奇想的段子,不刀
cp:sansXfrisk(♀)
崩!严重崩注意!!
本人是不怎么会写文的其实……所以写坏了请指出来但是不要骂我QAQ看在我这么可爱的份上_(:з」∠)_

  frisk微眯着眼眸,半掩着她那美丽的金色瞳孔,手拄着下巴坐在sans的对面,这让sans有些泄气。
  无论何时,frisk都是这幅表情,从一开始帮助怪物们走出地底世界也是,到后来接受他的表白也是,到现在他们吵架也是,虽然她在这个过程中一句话也没说…
  “你啊…我真应该不顾你的年龄把你操到乖!”sans愤愤的说道。

  frisk看着面前这个她心爱的骷髅,想起在她们交往之前,他似乎总是懒懒散散的,但同时也是无忧无虑的。但和自己在一起之后他总是因为一些自己理解不了的事情生气。
  比如前段时间,因为一个朋友过生日,当天大家都去了酒吧庆祝,自己自然也去了,等自己满身酒气的被sans找到的时候,这只骷髅就发了好大的火,还打了身边和自己聊着天的人,“你看不到他们的爪子都快摸到你身上了吗?!”事后的自己自然是被好一通教育…
  再比如说今天,在公交车上,因为拐弯而多次撞到自己身上的一位大叔,明明已经道过歉了,却还是被眼前这只sans给折断了手腕。

  “有时候,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。”sans看着面前一脸淡然的少女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  站起身,sans用手碰了一下frisk的胸部,满脸发蓝的对着一脸疑惑的少女科普道“以后,除了我以外的任何异性碰你这里,你什么都别管,一巴掌糊上去,知道了吗?”
  少女疑惑的歪头“连papyrus也不可以吗?”
  “papyrus不会这么做的!”